字体单字与字库版权保护司法实务研究 上海法律网
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玩吐槽!— 上海法律网
页面二维码

分享文章到微信

分享到:

字体单字与字库版权保护司法实务研究

2019-07-02 09:05:20 编辑:刘东海北京市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合伙人本文所涉及的案例,是以“字体”、“字库”、“著作权侵权”为检索浏览次数:301

导读 : 作者刘东海 北京市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合伙人本文所涉及的案例,是以“字体”、“字库”、“著作权侵权”为检索关键词,在无讼、中国裁判文书网进行检索。检索到的案例覆盖最高人民法院、北京、上海、江苏、广东、

(原标题:字体单字与字库版权保护司法实务研究)

作者:刘东海 北京市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合伙人

本文所涉及的案例,是以“字体”、“字库”、“著作权侵权”为检索关键词,在无讼、中国裁判文书网进行检索。检索到的案例覆盖最高人民法院、北京、上海、江苏、广东、河北、陕西、湖南等地法院。

一、字库的分类与作品类型

“魔兽世界”案二审判决[1]中,最高院将字库区分为“印刷字库”和“计算机字库”。通过字面文义的理解,“印刷字库”就是打印、印刷所呈现的以字形图像形式存在的单字集合。“计算机字库”就是每个汉字不再以汉字字型图像的形式存在,而是以相应的坐标数据和相应的函数算法存在,输出时还原为字型图像。“计算机字库”可以不太规范的表述为“印刷字库”的数字化表现形式。

与“印刷字库”和“计算机字库”相对应,字库企业往往会对同一款字体申请两种著作权。一种是以“印刷字库”申请美术作品著作权,另外一种是以“计算机字库”申请计算机软件著作权。

二、对字库的保护

对字库软件著作权进行保护的最早案例是2003年“北大方正诉潍坊文星”案[2]。“魔兽世界”案二审[1]也给予了字库软件著作权的保护。目前,司法实务对于给予字库软件著作权的保护没有争议。

三、对字体单字的保护

1、“魔兽世界”案一审[3]是笔者检索到的认定字体单字构成美术作品的最早案件。该案由北京高院2007年立案,2010年2月3日作出判决。北京高院基于字库整体风格的独创性而认定每个单字当然具有独创性,并未对单字是否构成美术作品进行分析。最高院二审判决[1]否定了北京高院的这一观点,认为需要对单字是否构成美术作品进行具体分析,但最高院回避了对单字是否构成美术作品的分析。

2、“飘柔”案的立案时间是2008年,判决时间是2010年12月20日。立案及判决时间与“魔兽世界”案相近。该案一审判决[4]否定了单字构成美术作品。主要理由为:字库字体受到保护的应当是其整体性的独特风格和数字化表现形式,受到约束的使用方式应当是整体性的使用和相同的数据描述,其中的单字无法上升到美术作品的高度。另外,如果认定每个单字构成具有独创性的作品,就会导致其相互否定独创性。

“飘柔”案二审判决[5]回避了单字是否构成美术作品的问题。

3、“飘柔”案和“魔兽世界”案是主张字体单字著作权的两个较早案件,终审判决均没有对字体单字是否构成美术作品进行判断,主要原因应该是这一问题在当时争议较大。笔者检索到的这两个案件之后的其他案件,涉及北京、上海、江苏、广东、河北、陕西、湖南等地法院,时间跨度从2012年至2018年,均认为字体单字可以构成美术作品。因此,从当前的司法实务来看,对字体单字给予美术作品著作权保护已经达成共识。

在判断字体单字是否构成美术作品时,通常需要考虑单字的可创作空间、与现有其他字体相比是否具有明显的特点或者一定的创作高度等因素。

四、合法使用的情形

1、“飘柔”案中,法院查明宝洁公司的产品包装是由设计公司设计,设计公司购买了正版字库软件。一审判决[4]认为:宝洁公司作为设计结果的用户,向设计公司支付对价,获得设计成果,对其中字体是否为侵权或违约使用,难以知晓,也没有因此获得不当利益,要求其直接承担侵权责任,没有法律依据。

二审判决[5]认为:被控侵权的“飘柔”二字系采用“正版”字库产品设计而成,购买正版字库软件的合理期待就是使用,这种行为应被视为权利人的默示许可。

“麻鸭咸鸭蛋”案的裁判观点与“飘柔”案不同,一审判决[6]和二审判决[7]均不认可委托他人设计构成免责事由。

2、在“新春快乐虎到福”案中,权利人的字库软件在网络上发布、可以免费下载,并且没有权利声明,最高人民法院再审[8]认为:相关公众从其声明免费下载的行为,有理由相信可以使用该字库输出其想要得到的字体单字并进行相应使用,因此二审法院(江苏高级院)认定不侵权并无不当。

3、“魔兽世界”案二审判决[1]认为:在游戏中使用字库字体汉字是为了表达思想、传递信息的功能性使用,无论单字是否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美术作品,其均不能禁止他人正当使用汉字来表达一定思想,传达一定的信息的权利。笔者认为,该观点可以认为是“功能性使用”免责。

五、字体著作权与商标权的冲突

如果被诉侵权的文字已经注册为商标,法院是否必须判令侵权方停止使用?在“城市宝贝”案中,江苏高院二审判决[9]认为:由于涉案字库字体具有实用工具的性质,继续使用能够减少社会财富的浪费,可以考虑判决不停止侵权而由使用者支付一定的使用费用。在“佰斯德利”案中[10],南京铁路运输法院从正当程序原则为切入点,考虑到商标注册已超过五年这一因素,没有判决停止侵权。

六、字体单字侵权的实质

本文第四部分提到了三种合法使用的情形。笔者认为,对于购买正版字库软件后进行商业性使用或者使用计算机自带的字体,都应该是合法的。理由就是字库企业已经通过字库软件的销售、许可获取了收益,而不能再针对单字的使用获取二次收益。按照这种思路,涉及单字美术作品侵权诉讼完全可以转换成字库软件侵权诉讼。被控侵权人只要不能证明购买了正版字库软件,就可以推定其使用的是盗版软件,构成侵权。这种裁判思路所倡导的就是购买正版软件,符合字库企业的产业目的。

七、赔偿标准的裁判建议

字库侵权案件中,“北大方正诉潍坊文星”案[2]判赔30万,“魔兽世界”案判赔200万元损失和5万元合理费用。

字体单字侵权案件中,判赔额在7000元至50000元之间,判赔额的高低与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成正比。

对于侵权赔偿额的判决标准,笔者认为,不能根据被控侵权人的获利来计算,因为被控侵权人的收益由很多方面构成,比如商标、专利、营销等,具有审美意义的字体所占比重非常微小。根据字库权利人的损失来计算赔偿额更具有合理性。正如本文第六部分所述,字库权利人的损失,实际上就是正版字库软件销售量的减少。因此,可以考虑将正版字库软件的销售价格或者许可费的倍数作为赔偿标准,同时考虑维权的合理费用。

注释:

[1]最高人民法院(2010)民三终字第6号民事判决书

[2]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3)一中民初字第04414号民事判决书

[3]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7)高民初字第1108号民事判决

[4]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08)海民初字第27047号民事判决书

[5]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1)一中民终字第5969号民事判决书

[6]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2017)苏0102民初4612号民事判决

[7]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苏01民终5156号民事判决书

[8]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申字第439号民事裁定书

[9]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2)苏知民终字第0161号民事判决书

[10]南京铁路运输法院(2014)宁铁知民初字第101号民事判决书

作者:刘东海 北京市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合伙人


更多法律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